一个被知乎关闭的问题

近几日是中国共产党十九大召开的时间,听着大会开幕的讲话,「共产中文」几个字在我脑中浮现。我用 Google 搜索到了知乎日报的一篇关于『什么是「共产中文腔调」?』的回答精选,然而等我点击链接打算看回答的时候却提醒我该问题已经被删除。

我去知乎搜索相关问题,发现了另一个已经被关闭的问题「请问什么是“共产中文腔调”?」,查看该问题的问题日志可以发现该问题是在 2016.05.10 16:04:33 由知乎管理员以「非建设性提问」的理由关闭的。根据问题下唯一的回答——不鳥萬如一(李如一)先生的回答以及评论区里可以发现李如一先生在大约六年前(2011.06.01?)因本问题原因提出了同名问题『什么是「共产中文腔调」?』,这个问题大概是在一年前左右被删除的。

这几年随着知乎的做大和国家言论管控的严格,知乎开始了自我审查,很多屏蔽词汇和因政治敏感而被删除的回答、被关闭的问题不断出现。中文互联网圈有一条说不清在哪的线在限制着网民的言论,同时也限制着思维。

虽然可能会涉及版权问题,我还是选择将知乎日报保存下来的相关答案引用在此,以下内容版权归原文作者所有,本人只是搬运留存同时在文末我附上了知乎日报的相关链接。

什么是「共产中文腔调」?

涛吴two bottles of whiskey for the way

又到我们的共产中文腔调教学时间。

各位同学一定很想知道怎么样更加流利地说出共产中文腔调的普通话吧!接下来我们就介绍给大家几个让自己听起来「更共产」的小窍门儿。首先是得注意宏观,多从大局出发,突出群体意识,比如要多以「我们」、「咱们」做主语:

  • 只要我们始终符合知乎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知乎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知乎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忠实代表,我们就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永远得到全国各族网民的衷心拥护。

其次要嫌鄙逻辑,直奔结论。比如要多说:

  • 「⋯⋯根本就是这么回事!」
  • 「其实根本⋯⋯」
  • 「只有⋯⋯,才能⋯⋯」

还有要在打官腔时多用通俗动词,并将词汇冗余度堆砌到精神病一样的水准:

  • 「搞」活经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 「高度评价」,「广大群众」,「喜闻乐见」、「伟大祖国文化瑰宝的璀灿明珠」
  • 「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此外要尽量过度使用词汇,比如:

  • 一切冠以「文化」:音乐文化、旅游文化、电视文化、官场文化、请客文化、虐恋文化;一切冠以「艺术」;一切冠以「设计」。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做到说话可以听起来像chant:

  • ⋯⋯主持召开⋯⋯会议,研究⋯⋯问题。会议指出要以⋯⋯和⋯⋯为突破口,通过协调⋯⋯、规范⋯⋯、化解⋯⋯,维护⋯⋯,促进⋯⋯,保持⋯⋯,有效应对⋯⋯,为⋯⋯和⋯⋯事业发展营造更加良好的社会环境。

困困我是个作家

我20出头的时候,就见过许多操“共产中文腔调”的人,他们是我的家人,老师,同学,最后,还是我自己。

口语共产中文,有两个比较明显的特点:慢,喜欢重复(比如,这个问题嘛⋯⋯这个问题)。说话的人好像钻在一口瓮里,嗡声嗡气来回打转,如果要听到点真材实料,非得把瓮砸碎不可——忘记任何社会身份,像个人那样说话。可是好多人已经丧失了这种功能,他们的童年,家人,喜悦或者沮丧,都是一口瓮的童年,家人,喜悦或者沮丧。

起初,我蛮小看书面语共产中文的。觉得无非几个特点:爱用助词和形容词,较多排比,使用大量的成语(成语对中文起到了极大的破坏作用)。内容气质上,我们可以简简单单地说那是“言之无物,陈词滥调”。

其实它是言之有物的。一,赞同国家。蔑视把国家理解成不同个人的集合体,蔑视人格特征;二,赞同家庭。“祖国,家庭,劳动”曾经是最牛比的口号。家庭利己比个人利己装扮得更好,因为它被舆论神圣化了。三,同情行会主义。个体与个性是最被忽略的。

但是也有例外——见这里:http://cpc.people.com.cn/GB/64093/64387/11297034.html
某些共产中文,也利用了文学的要素,也出现细节,人物,场景感,直接引语。上面是一个比较新的例子而已。

我的职业经历中,曾经短暂地在一家机关工作,工作内容的1/3就是为领导写发言稿。领导会将他/她的领导的发言稿发给我,以便我照葫芦画瓢,增加更多助词,形容词,成语,整理成一篇更长的领导发言。一般一篇500字的上级领导发言,可以修改为一篇1500字的本级领导发言。这个工作可真简单,只要我进入到瓮的语境,一切尽在掌握。

我非常庆幸,年纪轻轻就见识过共产中文的生产过程,更加庆幸的是,老子不干了。这样在我的一生中,可以比较早地,也有更多的时间,来避免这种糟糕的中文。

Hi-iD

如果是当下,我觉得它是脱离了自我意识的一种语言表达,确切说不算是表达,而是一种指代,用模块化之后的语言包来模糊指代要指向的东西。

这种模块化的过程,是挑选简单的原始语言(和文字),按照让人骇叹的习惯,进行组合。这种指代式的表达,更多不是为了目的,而是通过耗费这个过程的时间来完成意义的获取,或就是机械的传递这种习惯,所以与其说“模糊指代要指向的东西”,不如说是例行公事。如果按照 Harry G. Frankfurt 《On Bullshit》 来评价,它是 Bullshit 的最佳代表,它不是撒谎,而是通过死板来操纵听众,它对真理没有任何兴趣,甚至不知道真理是什么,所以它比尊重真理的正确性的撒谎更加可怕。

符合这一点我在知乎看到最多一个词是:自主创新。

知乎日报链接: 旧旧的腔调:共产主义中文,听起来一定很耳熟